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亚洲情色  »  淫荡家庭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淫荡家庭
继父有几个很好的同事朋友,强叔和继父年龄相仿,还有个山子哥才三十,长的魁梧雄壮,有个才二十的年青帅哥叫洪波,是高干子弟,由于铁路职工流动性大,经常不在家随车在外,所以朋友同事范围很广,到哪就找要好的同事家过夜,喝酒打牌,有时到天亮。

  有一天,他们几个凑巧都聚到了我家,吃喝完毕天也晚了,我们母女就在里屋睡了,他们四个在外屋打牌,可能继父输光了,还要玩,强叔就说,你没得输了,继父说我再输就输老婆,我以为他开玩笑,也没当真,睡了一会,听到有人进屋的声响,我迷眼一看,原来是强叔进来了,他麻利地除光了衣裤,悄悄钻进母亲的被窝,我一下子愣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只感觉他在被窝里揉搓着母亲,一会看母亲的乳罩和内裤也从被窝里抛了出来,母亲可能以为是继父,也没阻拦,还渐渐呻吟起来,里屋没开灯,只能借着月光看到这一切,突然强叔把被撩到一边,我看见母亲白嫩丰满的裸体和强叔精壮的身体,鸡巴已经高高抬起了头,龟头闪着光亮,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心里,竟然不想去制止,强叔分开母亲的双腿,俯下头开始舔母亲的逼,咂咂直响,两手各抓着母亲的两个奶子野蛮地揉搓着,母亲闭着眼,享受般地哼哼着,身体也淫荡地配合着扭动着,我内心的欲火也无意地升腾起来。

  强叔迫不及待地身体向前一涌,把鸡巴凑到母亲的逼口上,果断地向里一顶,滋的一声就插进了母亲的逼里,母亲淫荡地喔了一声,强叔两手支撑着身体,开始用力地抽插,巨大的冲击力发出嘭嘭的身体撞击声,母亲的身体被撞击地探出了炕沿,她急忙两腿死死夹住强叔的腰,嘴里轻喊着,喔……老公……你好有力呀……他们都走了吗……顶到我心脏了……突然强叔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母亲的两只饱满的大奶子疯狂地乱抖摇晃着,我的心也剧烈地跳动着,人就是这样,你自己做和看别人做感觉不一样,感官的刺激会让你更难以自控,我现在明白为什么群交会让很多人喜爱,就是互相刺激,身心的能量会超常发挥出来。

  强叔一直没有出声,只是喘着粗气,可能她怕母亲会知道不是继父,但他射精的一刻发出了男人特有的骄傲甚至征服者般的低吼,母亲淫水横流,这从强叔抽插时的呱叽呱叽的巨大声响中就能感觉到,强叔射精的时候屁股疯狂地乱摇着,象是想用鸡巴把母亲体内搅得天翻地复一样,继父也是这样的,随着他身体的抽搐,母亲也到了高潮,她用双腿死死卡住强叔的腰,屁股拚命向上不时地挺着,有力地向下卡动着,嘴里喊着,哎哟……哎哟……老公你爽死我了,两人就这么相拥着扭动着,渐渐平息下来,我看的惊心动魄的,下面早就湿了,浑身也燥热地出了汗。

  也许是过足了瘾,强叔突然面对着母亲说,素花妹子,你真棒呀,母亲象过电一般地惊叫起来,这时她一下睁开眼睛,一看竟不是自己的男人,就使劲推着强叔,喊到,你个流氓,你快下去,你还是人吗。两人都已大汗淋漓,本来不大的屋散发着男女强叔笑着故意压紧她,母亲挣扎着,还喊着继父的名子,辉子辉子快来呀。

  这时门一下开了,随即灯被打亮了,继父和山子哥及洪波都进来了,强叔嘻笑着慢慢放开母亲,起身下地,尚未完全瘫软的鸡巴上沾满了母亲的淫液和他的精液,弄得他阴毛粘成一团,龟头还向下缓缓淌着残精,母亲白嫩丰满的胴体一下子暴露在大家眼前,大汗淋漓的她蓬乱着秀发,逼毛被精液淫液粘成了一团,一付淫荡诱人的身体让所有的男人眼勾勾地望着,一种动物原始的目光都死死地盯在了母亲的胴体上。

  母亲如梦方醒般地拉过被卷在自己身上,低声抽啜着,满心的羞愧和委屈,似乎自己失掉了一切,她已经无力说话,只是用欠疚和求助的目光看着继父,没想到继父出奇地平静,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事,他说,素花(母亲的名)呀,我们铁路职工四海为家,谁都有个不在家的时候,所以到谁家就可以和谁的女人睡,我也去过强哥和山子家。这时强叔抢着说,你强嫂子也和辉子睡过,山子也是,大家一家亲,没什么,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了,谁让我们铁路职工经常在外呢,你就入乡随俗吧,其它家女人也一样,没什么丢人的。

  这时屋外有敲门声,原来是大姑也就是继父的姐姐来了,她也是铁路职工,今天正好流动到这,也是来我家过夜的。大姑人生的苗条也丰满,上翘的大屁股走路一扭一扭的,她是铁路的文娱骨干,有着女人的妖性和韵味,怪不得她陪领导上床就把继父安排到了铁路成了正式工。进门了解了情形后,她笑着对我妈说,弟媳呀,其实就那么回事,这也是咱铁路的传统了,不要想那么多,算个什么事呀,辉子也没怪你,谁家都有这事,谁家不都正常过日子嘛,女人怎么了,女人也可以象男人那样放开点,又不掉帮掉底的,就是玩呗,你姐我也一样,其实女人只有男人爱液的滋润才会年轻健康。

  大姑是出了名的风流人物,这我早有耳闻,这时母亲似乎不那么委屈了,大姑的话可能也让她觉得有理,何况刚才她也得到了满足,只是初尝这事的女人总有点莫不开。半天才怯生生地说,那也辉子早告诉我呀,让我也有个准备,大姑笑了,说,准备什么呀,我在家里睡的时候,你姐夫有时带几个人回家,我都不知道是谁就把我轮着折腾一夜,说着就边脱衣服边说,弟妹,姐现在给你打个样,也让你心里踏实一些,说着脱的只剩下一个红乳罩和肉色内裤,两只饱满的奶子似乎要挣破而出一样,形成两个半球挤出深深的乳沟,丰满的屁股几乎要胀破了内裤,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诱惑着每个男人的神经。

  母亲似乎觉得这样能减轻她的负担一样,向装着熟睡的我看了一眼,继父知道她的意思,就喊我起来到外地睡,我顺从地到了外地,洪波跟了出来,顺手带上了门。这时听到大姑说,谁先来伺候老娘,紧接着听到她上炕的声音。

  我和洪波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,看见大姑已经全裸了,真是名不虚传,白嫩的皮肤,两只奶子坚实饱满有力地上挺着,小腹平坦,一点不像生过孩子的人,腰和屁股由一道弧度很大的曲线连接着,叫人无法抵抗她的诱惑,小腹上是放任丛生的逼毛,略带黄色,卷曲着贴着肌肤,她仰面躺着,故意夸大地抖了下她的一对大奶,贱声地嗔道,谁先来呀,还不时摇晃着屁股,两片屁股一波波地,母亲卷着被坐在炕边,略带羞涩而又期盼好奇地看着大姑,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委屈和疑虑,强叔坐在地下的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抽着烟,静静地看着准备发生的一幕,继父早已脱了衣裤,坐在母亲身后搂着母亲,一付一家人看戏的样子,山子这时边脱边说,大姐,我先来伺候你。

  山子一身精壮的肌肉,鸡巴早就高高立起,有我小手臂粗长,几乎能贴到自己的肚脐眼,他敏捷地上了炕,先伸出舌头搅动大姑的两只乳房,他很在行,由轻到重,在由外到里,把大姑的两只奶子舔得上下波动,大姑迷着眼,舌头夸张地伸出来上下舔着自己的嘴唇,一副享受淫荡的样子。

  山子突然两腿分跪在大姑的两肩旁,一手捏开大姑的嘴,把硬起的鸡巴一下捅到她嘴里,然后抽送着,大姑不时用媚眼看着山子,随着山子的抽动贪婪地吸吮着,发出咂咂的声响,山子似乎有意插到底时停顿一下,充实享受鸡巴完全进入大姑嘴里的感觉和刺激。大姑都被憋红了脸,有时还伴着咳嗽,不时有粘液从她口角流出,山子这时转过身来,他的鸡巴就这样在大姑嘴里转了一圈,然后他反趴在大姑身上,两手从大姑大腿下穿过去,开始舔食大姑的逼,我看不见大姑的逼,只看她不时抽搐痉挛抖动着,有时她把山子的鸡巴从嘴里吐出来用手攥着,脸上表情吓人地喊叫着,看来山子对她的逼刺激到了极点,每当大姑拿出山子的鸡巴,几乎像受刑般嗥叫的时候,山子就霸道地把鸡巴野蛮地插进她嘴里,虐待般使劲地插着,还伸直两腿夹住大姑的头,让她无法动弹,屁股有力地推送着,大姑被憋的不行的时候他才插出鸡巴,只见大姑脸红的像快红布,嘴里随着咳嗽流出了一大口粘液。

  妈妈在旁呆呆地看着,刺激的场面让她兴奋甚至害怕地全身乱抖,强叔仍笑嘻嘻地坐着吸烟,我真佩服大姑这么无顾忌地投入,这时我的衣裤早就被洪波脱了,我脸冲着门窗看着,他从后面开始舔我的嫩逼,还不时抓摸着我的双乳。突然继父把母亲的被子一把扯掉,开始玩母亲的奶子,抠她的逼,我看见母亲的阴道仍不时流出强叔的残精,母亲也进入了亢奋,继父把她摁倒在大姑旁边,和大姑并头并列着,然后挺起鸡巴一下就操进了母亲又淫液四溢的逼里,几乎同时,山子也从大姑嘴里抽出鸡巴,分开大姑的双腿,一手攥住鸡巴的根部,在大姑的逼外面刮蹭了几个,大姑因为阴蒂受到了刺激失声地叫了几声,山子不顾一切地操了进去,大姑大声叫了一下,这样,两个男人,下面两个女人,男人几乎拚比着,同步地操着女人,女人受虐待般地淫叫着,已经没有了什么顾忌和羞耻,壮观的场面让我已经不能自控,我感到我的淫水已经顺着大腿向下流淌,痒痒的,洪波似乎很默契,两手掐住我的细腰,果断地把他那鸡巴戳进了我的逼里,而且一下顶到了尽头,我嗷一声,马上受到他年轻自信的毁灭性的快速抽插。

  这时我听到继父喊了声“换”,只见他们很熟练地交叉换位,山子扑向了母亲,继父扎进了大姑,不同女人不同男的感觉,让这两对男女疯狂地扭动着,似乎已经刺激亢奋到了极点,我不知道他们互相换了几次,后来山子把大姑扳起来,大姑似乎已经浑身无力了,全身软软的任凭摆布,山子把大姑架在母亲的上面,大姑跪着,屁股高高抬起在母亲的脸部上面,山子从大姑后面半曲着双膝,我这才清楚地看到了大姑的逼,很肥,肉缝两旁的阴肉有弹性地鼓起来,真象一只成熟的鲍鱼,阴毛不长,但密而有些淡黄,早就被溢出的淫液弄得粘在了逼肉上,浓密的逼毛几乎遮盖了整个阴户,已经进入亢奋的逼阴道口极力张开着,成了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,山子已经大汗淋漓,他毫不迟疑地把满是淫液的鸡巴狠狠插入大姑的逼里,一没到底,有力的抽插撞击大姑的屁股起了一波波的浪,发出嘭嘭的声响,不时有泡沫般的淫液从她的逼口里随着山子的鸡巴抽插溢了出来,弄的满逼都湿漉漉的,还不时滴向母亲的嘴边。

  大姑脸向下,正落在母亲的逼上,她两手搂着母亲架上继父两肩的腿,不断用它那蛇一般的舌头搅动着母亲的阴蒂,继父不时从母亲嘴里抽出鸡巴,在大姑嘴里搅动两下就又插进母亲逼里,母亲被这种刺激已经完全达到了兽欲的疯狂,她也报答似地舔着大姑的阴蒂,山子的抽插带动着大姑的逼肉翻卷着,还不时用手掌拍着大姑硕大浑圆的大白屁股,发出拍拍的声音,两个女人在这种极致的刺激下已经不自控地抽搐着,不规律地乱抖着。

  强叔这时可能已经缓过劲来了,在感官的刺激下,鸡巴又像醒了般的小兽一样抬起了头,他从大姑和山子的两腿空中,把鸡巴伸到了母亲的嘴边,母亲配合地给他口交,他一会舔着大姑的屁股,还不时咬下,大姑的屁股留下了他的牙印,他不失时机地肆意摸着两个女人的奶子,两个女人被这三个男人全方位地霍霍着,像奴隶般的顺从,从中得到无以伦比的快感。

  强叔听到了外面我和洪波的淫声浪叫,在他的鸡巴被母亲的口交恢复英姿的时候,就来到屋外和洪波" 换防“,这样,一会儿他操我,我给洪波口交,一会洪波操我,我给强叔口交,四支手不停地抚摸揉搓着我的全身,我已经到了任人宰割的极致,全身似乎每个细胞每根神经都在享受男人的刺激。

  屋里屋外都是男人劳动号子般的怒吼声,伴着女人的淫声浪叫甚至痛苦的悲鸣声,我不知道过了多久,男人们都把精子毫无保留地怒射了出来,强叔射进了我的嘴里,我们三个女人都瘫软在床上,一身湿漉漉的,逼里不时淌出混有男人精液的淫液,连收拾的力气都没有了,男人们毫无顾忌地赤裸着,兴奋地坐在一起边吸着烟,边谈论交流刚才的各自感觉。

  反正这一夜是我平生最疲劳也是最刺激的一夜,所有的女人都让所有的男人操过,所有的男人都占有了我们这三个女人,逼里也分不清流淌着谁的精液,早就不会在乎了,也许母女通吃给让他们激发了最大的潜力,从这点说,他们那夜射的精液已经超出他们正常的负荷,透支的他们好几天没缓过劲来,而我们女人,尤其是我,逼肿了一个星期,我也疼了一个星期,连走路都有些异样,但满足的快感远远超出了这一切。

  【完】